黄版本樱桃app下载破解版

0 Comments

薛神剑的神魂满怀期待的一头钻进神魂真眼里面,语气里还带着自命不凡的笑容:“王欢,你跟老夫耍心眼,老夫纵横江湖的时候,你小子还没出……”

话还没来得及落音……

神魂真眼内一道黑色的光芒突然向他袭来,黑光如刀,在神魂真眼内亮起,惊艳无比,看上去连空间都被隔裂了,这道黑光从薛神剑的手掌穿过,随后又想着他的脖子处划过,只见薛神剑的首长和脖子处都出现一道痕迹。

痕迹发黑,非常纤细,比头发丝还要细几分。

薛神剑的神魂被切过之后,手掌掉落,头颅从脖子上滑落下来。

“王欢小儿,你敢阴我!”

薛神剑神魂的头颅漂浮在半空中,发出滔天怒吼,双眼赤红,那样子仿佛要将王欢生吞活剥了的一样。

事到如今,他哪还不明白,自己被王欢给算计了。

他在算计王欢,而王欢又何尝不在算计自己呢。

王欢这神魂真眼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传承,有的只是恐怖的陷阱,可是那小子偏偏装出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,让自己陷入误区,相信了他的鬼话。

为了取信自己,这小子竟然拿莫须有的传承要挟自己放了林静佳,还跟自己提出一大推的条件。

王欢越是这样肆无忌惮,自己就越相信这里面有东西。

明媚的海岸线

从那一刻,自己就进入了王欢的进行策划的陷阱中,而他还得意洋洋,傻乎乎的自己跳进陷阱中。

薛神剑想明白这些后,脸上一阵通红,他与王欢的对话中,还一直强调自己是聪明人,可是从始到终,他都被王欢牵着鼻子走。

薛神剑发誓,以后谁要说他是聪明人,一定宰了他!

就是聪明人这三个字,误导他,将他带入绝境中。

薛神剑面带怒色,刚才神魂遭遇了重创,不过他也并非等闲之辈,在仙域仅次于十巨头的强者之一,自然也有极多的保命手段。

随后他被切开的神魂开始重组,不过却没有之前的高大,也没有刚才那么真实,很显然是受了重创,就算没死,那也是大残。

“有点意思,你这保命手段,是跟阴无极那小杂粹学的吧。”里面,传来一个古老的声音。

薛神剑心里咯噔直跳,阴无极,那也是十巨头之一,是跟府君相对抗的存在,集天下神魂之术大成的高手。十大巨头中,若论神魂方面的造诣,就属于府君与阴无极最高。

而那个声音竟然直呼十巨头的名讳,而且还称他小杂粹,那该是多么古老的存在?

作为薛神剑,当今的绝顶高手,薛神剑已经慢慢冷静下来,冷冷道:“王欢,少在这里装神弄鬼,你那点手段,还杀不了我。”

薛神剑很快就发现端倪,如果刚才那声音真如他所想,是那古老存在,刚才他早就死了,哪还还可能活下来。

他断定,刚才那个声音就是王欢在捣鬼,好让他落荒而逃。

他盯着通体紫色的神魂空间,凝了一柄剑出来,气急败坏的道:“王欢,你骗不了我,老夫上了你一次挡,绝不会上你第二次当。”

真眼空间里的那人古怪地看着薛神剑,心里暗想:“那小子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把薛神剑骗进来的,竟然这么大的恨意?”

很快他就生气,这个家伙竟然没死……

于是周围那细如发丝的线条再次形成,又一次,悄无声息的向着薛神剑杀去。

薛神剑大怒,挥剑一斩,可令他骇然的是他的剑竟然断了,就好比钢丝切过豆腐一样。

这究竟是什么?

薛神剑心里发慌,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,那黑细黑细的东西再次从他的脖子处划过,头颅再次被切开。

薛神剑吓的冷汗淋漓,他虽然有秘法重铸神魂,但也经不起这样来来回回,每一次重铸神魂,都将消耗他神魂本源,要是让这黑细的线条多来几次,他也只有魂飞魄散。

这一刻,他害怕极了。

已经没有继续杀王欢的心思,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,向着外面飞速离去。

可是黑线的线条早就做好了准备,就在他飞神魂真眼的瞬间,薛神剑的神魂再次被细线切割成两半。

薛神剑的神魂再度重铸,可是不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
重见光明之后,薛神剑有种逃出升天的感觉,没有任何的犹豫,第一时间就钻入自己的肉身之里面。

“薛老狗,你给我死来!”

一柄长剑化作剑龙,刺破虚空,向着自己的胸口刺来,薛神剑大震,这一剑来的太突然。在他眼里虽然不是很强,可是角度却非常的刁钻,加上他的神魂刚刚遭到了重创,实力大不如从前,就算想抵挡,也非常吃力。

他精修剑法,当然知道王欢这一剑的恐怖之处,这一件是奔着他心脏而来,一旦被刺破心脏,以他现在的情况,那他也会当场饮恨。

这一刻,薛神剑已来不及恨王欢了,只想如何逃命,常年的生死经历,然后本能挥出剑,一剑点在对方的剑刃上。

他的剑法比王欢要高出许多,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无法化解这一剑,只好退而求次,将这一剑的伤害降到最低。

王欢脸色微变,薛神剑仓促的一剑竟然能准确的点在他剑刃上核心之处,硬生生的将他剑法轨迹改变。

“噗嗤!”

薛神剑闷哼一声,感觉到胸口发凉,王欢的剑已经刺进他的胸口,从他心脏的边缘擦肩而过。

这一剑的威力被他化解了大部分,又改变了剑道方向,可是却让他受了重伤。

肉身和神魂接二连三遭到重创,就算他是薛神剑那也承受不住。

薛神剑心中一怔,知道再不走,那他就真的走不了了。

“王欢,老夫已有百年没有尝到剑伤的滋味了,来日方长,我会记住你的。”薛神剑怒吼一声,急速后退,硬生生的从拔出身体里的剑,化作一道剑光,向着远处遁去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看着薛神剑逃走的方向,王欢叹息一声。

这时,神魂里传来一道嗡鸣声。

“小子,你就知足了。”

“不过,你倒是挺让我意外的,竟然会补出那一剑,那个练剑的小子没有十年时间的恢复,休想在出来兴风作浪。”